追蹤
獨木舟的越洋記事
關於部落格
有什麼比家庭更重要嗎?
有了自由,沒有守護的目標,
一切還是虛無。
  • 56557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天行健,打工仔当自强不息——弗雷德-琼斯的励志故事


清晨,弗雷德-琼斯(Fred Jones)从睡梦中醒来,比往常稍稍早了一些。快船取消了这天早上的例行训练,所以他可以再舒服地睡个回笼觉。不过,对他来说,要重新睡着实在有些不容易。他与如今许多上班族一样,都在担心会丢掉饭碗。包裹已经打好,要去往哪里,他暂时还不知道。这是他与快船第二份10天短约的最后时刻,根据联盟规定,要么离开,要么,他就能在快船待到赛季结束。

琼斯已经是老江湖了,他很清楚第二个短约结束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我对未来一无所知。”琼斯说,“所以,我就是照常走上球场,我只是告诉自己好好打这场球。”

“我已经打包了所有的行李,要么带着去打客场,要么就回家。”

琼斯的新婚妻子Kia始终都在他的身边陪他渡过这样艰难的时刻。但是每当琼斯看着自己的妻子,每当他想到六月份他们的儿子就即将出生时,他的心中唯有忧虑。

篮球已经不是他的全部了,他再也不能仅仅活在梦想之中。过去九个月,琼斯一直都在等待一份从来没有出现的新合同。

“整个夏天,我的经纪人一直都在跟我说‘耐心耐心,合同会有的’”琼斯说,“所以我和Kia决定在八月底结婚,我满心欢喜地以为过几天我就能拿到一份新的合同然后参加某个球队的训练营。”

为了等待好消息,琼斯夫妇甚至推迟了他们的蜜月旅行,他们可不想在度蜜月的时候突然接到电话左右为难。

是的,2002年,当琼斯从俄勒冈大学闪亮走出,当他在首轮14顺位被步行者选中,当他两年之后在斯台普斯球场拿下灌篮赛冠军的时候,他是如此意气风发,事实上,他整个职业生涯都干得还算不错,一份合同,不管多少,总是应该会有的吧。

但是时间一天天流逝,各支球队的训练营都开始了,琼斯开始明白,他不可能等到期待已久的电话了。

“我知道这个夏天会很艰难了,我知道这个联盟是如何运作,更何况现在的经济又这么不景气。”琼斯说,“但是我始终都心存希望,我相信我的经纪人会帮我做打算的。”

新赛季开始了,几周过去了,琼斯一直都在单独训练,他要保证自己的体型状态保持良好,但是,他还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即将出生的孩子,就这么坐以待毙实在让人很难接受。

“我甚至对妻子说,我或许该重新找点别的什么工作试试。”琼斯说,“或许篮球并不适合我,我该另谋出路了。”

对NBA球员来说,经历了年薪数百万美元的梦幻时光,回过头来过平民的生活,实在不那么容易。在这场经济危机中,是那些同病相怜的白领们在激励着琼斯要更加努力。他们也开始削减开支,一切都是为了坚持下去。但是对琼斯来说,最艰难的在于,他再也没办法像过去那样做整个大家族的经济支柱。“从前都是我来供养整个大家族,所以现在艰难了许多。”琼斯说,“但是我相信大家都理解目前的处境。有许多东西其实都可以卖掉。宽裕的时候,有这些家什挺有意思,但是现在,要为家庭考虑了。”

12月28日,当快船与琼斯签下第一份无保障短合同的时候,他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妻子和母亲。“他们接到电话之后喜极而泣,他们都非常清楚我经历着怎样的困难。”

而在周三与公牛的比赛之后,面临他的只有两条路,重新陷入困境,或者,安稳到今年夏天。在这种日子,当事人都会患上电话焦虑症,一个电话、一封邮件都会让人神经紧绷呼吸急促。好消息和坏消息就在一线之间。

琼斯安静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开车前往球馆,一切都看起来很普通。只是深深的焦虑始终萦绕在心头。而就在此时,有关是否留下琼斯的讨论也正在管理层与教练组之间进行着。

当他抵达斯塔普斯中心,他走向自己的衣柜换上球衣。周围的队友都假装若无其事……“但是你知道的。”扎克-兰多夫说,他的衣柜就在琼斯旁边,“大家都知道他的处境。”

琼斯如常走上球场进行了一些暖身活动,他要让自己准备好迎接这可能的最后一场比赛。在他走回更衣室的时候,快船主教练兼总经理迈克-邓利维叫住了他。

邓利维的脸上挂着微笑。

几句话之后,琼斯也宽心地笑了。

“你今天与经纪人联系过了吗?”邓利维问。

琼斯默默地摇头,略带茫然,略微紧张。

“我们决定与你续约到本赛季结束。”邓利维热情地说,“你干得非常漂亮。”


总的来说,如果稍稍添油加醋一下,这会是一个很棒的励志故事,类似Will Smith演的《The Pursuit of Happiness》,特地翻译此文,是为了与所有经历着经济危机的筒子们共勉,只要坚持,只要咬住最后一口气,总能看到曙光的。

春夏秋冬又一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